小草app 达盖尔

听闻鹿正康坚定的问询,猎人哥只是耸肩,“我也不知道,看到你我还蛮高兴的,你是从仙城来的吧?有没有遇到一个头颅受伤的男人?”

“遇到了,怎么?”

“没什么,那个人很卑劣,通过献上儿子的性命免除了自己的苦役。不过他送你的药还蛮有趣的,可以调换服药者的性别,估计是给他那个雌雄同体的儿子准备的吧,可惜药效只有三天。哈哈哈哈,呼,我好久没和人说话了,尤其是一口气说这么多,”猎人哥笑了一会儿,“我叫占士·坚,虽然不记得在现实里是做什么的,不过,在这里,我选择当一名弓手,距离就是安,安第一嘛。”

鹿正康给他比了个赞,“同意。”他差不多看出这个占士·坚是什么情况了。

“你有去过基地吗?”占士·坚自言自语,“在塔林有通向基地的传送阵,你只要找到真正的监管者就能向他索要开启传送阵的烙印。基地我暂时还没信心通关,那里有一个发狂的实验体。我最讨厌意外了,实验意外更讨厌。我一直都不喜欢卡姆斯基,他不是一个传统科学家,总是带着意外而来。”

鹿正康惊奇,“你是说卡姆斯基?那个卡姆斯基?”

“仿生人之父嘛,我的一个叔叔同他还是初中同学呢,不过我记不得更多了,只知道他是个很讨厌的家伙。他也在岛上,不要相信他。”占士·坚回答了问题后接着自言自语,他在说着对所有遇到他的盐裔都会说的那些话。

“假如遇到困难了,不妨睡一觉,盐裔的梦境是共通的,你或许能在梦里受到一些朋友的启示。”他低沉的笑了笑,目光从鹿正康身上收回,又一次看向了那被困在一个微型皱缩区里的白色鱼类,它在紫红色的液体里游得很快乐,每十秒就是一次回溯,而它也恰好游完一圈,相当于一个闭环,不过还是有毫米的误差的,这就使得时间回溯后的一刹那,这条白鱼会向前瞬移一点点,“梦境很好,不过也不能贪恋,也不要放纵好奇心而深入梦境,因为怪物的梦境也和盐裔的梦联通,它们会来追杀深潜的盐裔。”

“就像缅茄之犬?”鹿正康问。

缅茄之犬也是克系邪物。ra9真的很喜欢用神秘侧数据体当作自己的走狗,因为神秘侧蛮不讲理,这种超认知的存在对付被困在人类想象力和认知范畴内的幻想衍生物是最占优势的。

“对的,正是缅茄之犬,随你怎么想吧,在梦里你打不过它们。不过在梦里,你也会离真相更近。”

“如何才能入睡?”鹿正康回想起自己炼制气丹时的幻觉,那时候原来是他睡着了吗?

樱桃小嘴清秀女森系写真

占士·坚没有回答,反而说着奇怪的话,“朋友,我们都是西西弗斯,祝你也找到属于自己的大石。”

鹿正康反复追问,占士·坚就只是重复着“朋友,我们都是……属于自己的大石。”

鱼缸里的白鱼在舒服地游动着,被困在时间轮回里的生物,既不会饥饿,也不会痛苦,一切行为都是上一个轮回的重复,假如西西弗斯不断把大石推上山顶,还能保留痛苦的记忆,并在痛苦里找寻存在的意义,那这样的轮回就太让人恐惧了。活在线性时间轴里的生物面对环形时间轴,费解和神秘,恐慌也是自然而然的。

占士·坚他看着鱼。皱缩区是一个个球形区域,但不是镜子。占士·坚他却是真的在照镜子。

鹿正康明白了,眼前的这位盐裔,他选择坠入无名之岛的无限轮回。

之前有句话怎么说的?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占士·坚选择融入无名之岛,变成其中的一部分,坠入了一条时间轮回,从进入岛开始,一步步探索,然后绝望,融入岛;时间回溯,再次从头开始。

他自己意识不到,但他确实是活在了鱼缸里。变成了岛上的一个npc

鹿正康不好评价这种行为,也不清楚他是否心安理得。毕竟他还是一个生活在线性时间轴的普通人,只能对时间环敬而远之……

等等。

鹿正康皱起眉头。

对时间环里的生物来说,时间也是朝着一个方向流动的,只不过在终点时就回到起点。环境和环境里的个体一起回到最初状态,也就是说,上一次轮回里的一切痕迹都会消除。也就无法证明上一个轮回的存在。

一个诺斯替主义的世界,怎么可能没有轮回?鹿正康说不定已经是第n次来到岛上。

鹿正康盯着皱缩区里的白鱼出神,占士·坚也不说话。他自己想了很久,知道只有两个证据能证明他没有陷入时间轮回。

第一,被他净化的死盐,还有被他跪死的神系。假如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那么鹿正康应该是第一次进入无名之岛,毕竟只要有选择,他一定刚开始就会选飞面教。那么飞面教就不会继续出现。

第二,ra9亲口告诉他真相。毕竟祂是无名之岛的创造者,假如岛上有谁是超越轮回的,ra9绝对是。可上一次鹿正康见祂是在梦中,机缘巧合。

看来有必要找地方睡一觉了。鹿正康揉捏眉心,他发现,自以为无名之岛的任务很简朴,是一个无脑杀杀杀的游戏,可其实只是他自己想简单了,是他一直不愿深挖,怕接受不了真相还是说没有坚持到底的勇气。

潜意识逃避的,往往是最害怕的东西。

鹿正康还想活着离开无名之岛,回归那个高中生的身份,与苏湘离一起过完下半辈子,而不是一直留在时间环里,那太惨了。他要是失败,世界的未来就是黑暗的,包括他的亲友,所有人都逃不过,文明的堕落。他不能失败,所以他尽量把任务往简单了想。

说到底还是懒狗。

鹿正康臭骂自己一句,然后给了自己一巴掌,丧气!

重整情绪后,他决定把事情一件件处理好,先把金石高塔探索完再说入梦探寻真相的事情。

二楼素材园除了实验素材外,还有一些法师学徒,他们都集中在核心区,那里遍布着皱缩球,鹿正康只能小心翼翼的往里走,他说好做救赎,那这些游离在外的活尸他一个也不能落下,只留下皱缩球里的刷盐机,那是好让其余盐裔升级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