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爱拍拍app官方手机版预约

() 在克劳恩皮丝和caster隔空大招对轰的余波中,浑身是伤匍匐在地的美游,能做的只有懊恼着。

自己一直是道具,可自己不是什么愿望都能实现的存在吗?为什么,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呢?

不,不是有吗?

曾经,向星星许愿,许愿成为卫宫士郎的妹妹。然后士郎答应了,这个愿望实现了。

因为哥哥爱着她,是她的家人,所以加入圣杯战争,以英灵卫宫之身,来到了她的面前,许愿让她得到幸福。

而她,是英灵卫宫的妹妹。

尽管她的人生仅仅作为道具存在,得到的温暖也只不过是作为道具之间的间歇或保险,可在区分自己能够实现和不能够实现的愿望之后,终于明白自己能够做到什么了。

“照耀星天的地之朔月[wish upon a star]。”

被美游揣在兜里,克劳恩皮丝当初随便丢给她的烂卡,上面显出了新的人像与文字,融入了她体内。

感受着体内澎湃的魔力,美游站了起来,身上的衣服在一阵光粒子的缠绕中,变成了浴衣与巫女服,头发伸长及腰系着红绳,脚下踩着木鞋。这是朔月的礼装打扮(《fgo》美游三破阶段外表)。

冲击余波持续不断轰在她身上,但美游现在已经感受不到任何伤害了,身上的无数擦伤亦在数秒内消失不见。

美游举起细长的手杖,一挥。

冬天来了夏天不远了,清新写真

美游隐约感觉,若是现在的自己力攻击,应该能够打出不亚于caster单个魔术力一击的威力,可是没有必要。

只是轻轻一挥,由魔力构成的湛蓝色刀刃,飞向正咬牙顶住克劳恩皮丝的攻击的caster。

克劳恩皮丝扫描caster是137级那是综合阵地的判定,然而caster身体素质可不好。

美游这程度的攻击对于现在正集中应对克劳恩皮丝的caster,是致命的。

……………………………………………………

克劳恩皮丝回收了caster的职阶卡,便飞到美游跟前落下,上下打量起美游。

“这是?”

“上次克劳恩皮丝给我那张烂卡在我的力量下生效了。”美游撂起自己那浴衣巫女装搭配的宽大衣袖,说道,“我,似乎和哥哥一样,在某个平行世界最终成为了英灵(《fgo》),这是属于我自己的‘梦幻召唤(install)’。”

“嗯……是这样吗?”克劳恩皮丝的感知能力尽管没有分辨具体对象的能力,可感知生命力却还不错,现在美游的状态是…………

“美游,失礼了。突然间得到了这么大力量,身体没问题吗?”克劳恩皮丝抱住美游,把脸贴到她胸前。

呵呵,果然没有心跳。

克劳恩皮丝已经感知不到美游身上有任何活人的特征了。

名为美游的人类已经死了。

朔月家的女孩,称为神稚儿,生来就具有能无差别实现人的愿望的性质。历代朔月族人无一例外,都舍弃私欲,一直以来只是一心祈求孩子能够幸福。

为什么会这样呢,真的一点私欲都没有吗?

因为把许愿机的能力用尽后,神稚儿也会死去愿望是需要代价的,那么为了延续这血脉,除了按照等价交换原则,把愿望回馈神稚儿自身,还有其他办法吗?

美游耗尽了自己所有作为许愿机的力量,让自己与自己在某个平行世界成为英灵的自己实现同步,可这种状态与其说是英灵,不如说是仿徨的死灵还差不多。

“我想我很好,没问题。”美游是这么回答的,并说了宝具效果和圣杯差不多,但会消耗自身存在,不到生死关头最好不用。

啊,美游好可怜啊,完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只要她耗光,就要随风飘散了呢,除非去吃人类的灵魂呢。

也就是,纵然圆藏山地下大空洞中的圣杯术式还能运行,可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根本无法想象?

或许,这个世界渴望圣杯的御三家甚至别的什么人会对圣杯术式做出某些改变?

把死灵作为圣杯核心能许愿吗?考虑圣杯宝具效果,也许可以吧?

噢噢噢,这么有趣的事情,好想看一看!

这时,镜面界的空间开始变得不稳定。

“嗯?空间开始缩小了?上次明明没有这现象的……啊,我现在不是职阶卡英灵了,所以这片空间不属于我了啊,真遗憾。美游,走吧,看起来那边还没结束的样子。”克劳恩皮丝指向这里也依稀能看见的废弃大楼顶部。

“嗯,艾因兹华斯……必须由我做个了断。”美游看了看远处那个边缘时不时迸出爆炸和烟尘的大楼,在空中唤出就像台阶一样的平面,踏空而去。

“嘻嘻,做这么麻烦的东西还不如直接飞过去好了嘛。”克劳恩皮丝扇着翅膀飞到美游旁边,嬉笑道。

“人类,是不会飞的。”美游一边踏空往那边飞奔,一边严肃道。

“我和caster在空中飞了这么久你当没看见啊,够了,美游不会飞,我就就瞬移带你过去啦。”克劳恩皮丝抓住美游的手,消失在了空中。

……………………………………………………

时间稍作倒退,镜面界,废弃大楼中

克劳恩皮丝刚刚与caster开战的时候,属于魔法少女伊莉雅的战斗也在轰烈中展开。

一看就知道是berserker,巨大的黑色肌肉男,即使伊莉雅、凛和露维亚与他相距多个楼层和房间“登陆”镜面界,也觉察到了这些敌人的存在,纵身一跃击穿了多层天花板,打碎了大量墙壁,猪突猛进,拉近了距离。

“吼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面对吼叫着朝自己这个从魔力量上可判定为最强敌人而来的berserker,伊莉雅颤抖着,但只要按照预定方案的话

伊莉雅纵身飞到天花板上,吸引berserker抬头注意。

berserker半蹲,脚下发力,正要向伊莉雅起跳

“轰轰!”凛和露维亚设置在berserker突进路线上的几颗宝石爆炸了。

相当精准的爆炸,在地面上炸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洞,让berserker下半身刚好插进了坑里。

berserker的力量足以把砖墙当泡沫板捅破,让他动弹不得是不可能的,他的力量一瞬间就能把这片包围他的地板撕裂,但这点时间对准备好的伊莉雅,也够用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