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小慧是谁

沈安安道出了朱心怡的心思,6南辛与冬儿也都不禁赞赏不已。

“岳子川那货,就得这么治!”

“岳家不会这么天真,以为宣布了和顾婉柔结婚就万事大吉了吧?”冬儿奇怪。

沈安安点头,“不过就是遮遮面子,目前看来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

赵兴邦死了,岳家也跟着受到重创,很多合作都丢了。”

冬儿思忖,“要说起来,这赵兴邦死的也太巧了,竟然在竞选结果马上就要出来时,选择自杀?说不通啊!”

沈安安讽笑,“确实太巧了,但背后的黑手也知道,

即便所有人都觉得这件事有蹊跷,可拿不出证据也是白搭,

赵兴邦畏罪自杀,遗书上也没有说清楚到底因何罪而自杀,

到现在还是一桩悬案,

家属迟迟不肯配合尸检,眼看就要拖过期限,

不尸检,就无法确定赵兴邦的死因,

活着如花一般的女子

要判定是畏罪自杀也为时过早。”

冬儿言道,“说来也奇怪,既然明摆着有疑点,赵兴邦这身份地位,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难道他的家里人都不想查个水落石出吗?”

6南辛软趴趴的靠在沙上,摆了摆手。

“越是身份地位显赫,越是不好定论,这就得看背后的人想让人查出什么结果,我看啊,这事多半是要息事宁人,

比如说什么赵兴邦服药过量不幸身亡,又或是遗书是假的纯属谣传,只是自然死亡什么的,

不管什么结果,不都是活着的人说了算?”

沈安安会然,“没错,就看对方下一步要做什么了。”

冬儿看了看6南辛,“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说起来你今儿可没少喝啊!”

6南辛眯着眼,看了看手里的酒杯,眼看着眼睛游离,快不能聚焦了。

“有吗?我只喝了两杯而已。”

冬儿仰天呵呵哒,“才喝了两杯?保守估计也得有二十杯了!”

6南辛一副懵懵的模样,小脸更是两片酡红。

咂么着嘴巴,直接将旁边的酒瓶搂到怀里。

“谁让安美人家的酒这么好喝,我不多喝点儿都对不起她,你说是不?”

说完,直接对这瓶子喝了一大口,一抹嘴,美滋滋的喊道,“哎呦喂,痛快!”

冬儿打趣,“确实,你这可以算是倾情演出了,从桌子上喝到沙上了,我们老大的酒窖快被你喝光一半了!”

沈安安笑而不语。

6南辛“嘁”了一声,“怎么可能?那酒窖我可去见识过,我喝上三天三夜估计也不过只是凤毛麟角而已,

话说回来,安美人,你真好命呢,遇到四少这样的绝世好男人,

你上辈子一定拯救了世界!”

沈安安听闻这话,不禁苦笑。

上辈子,她连自己都拯救不了,还拯救世界?

转头,跟冬儿交换了一个眼神。

冬儿开口问道,“来,有什么烦心事说出来让我们高兴一下!”

6南辛歪着头,似是冥思苦想,随后摇头,“我能有什么烦心事?我高兴的不得了!”

“演技太差!”冬儿断言。

沈安安自然也是不信。

叹气问道,“又是因为那个卓易?”

“卓易算什么东西?他凭什么让我烦心?”6南辛哼道。

沈安安无奈,果然又是因为卓易。

“他又找你了?”

“……嗯?没,他怎么会找我,他家的母老虎还不得把我吃了?”6南辛哈哈的笑了起来。

沈安安和冬儿却听得出来,这笑里却带着苦涩。

这是6南辛的初恋,又是暗恋,两种最单纯也是最强烈的情感交织在一起,也难怪6南辛无法释怀。

尤其卓易又恬不知耻的回心转意,沈安安真怕6南辛一下扛不住掉进渣男的圈套。

冬儿不屑道,“就那个钱佳敏啊?”

6南辛木呆呆的点点头,脸上却带着几分疑惑。

“是啊,就是那个钱佳敏……安安,冬儿,我觉得好奇怪啊,

她明明不是那么喜欢卓易,还和那个健身教练不清不楚的,

为什么现在弄的跟非君不嫁似的?

一个人,真的可以同时喜欢上两个人吗?

不应该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吗?”

沈安安揽住6南辛的肩膀,安慰的拍着,语气轻缓,娓娓道来。

“傻姑娘,哪里有那么多真爱?

钱佳敏不过是在卓易和健身教练中选了她更合适的人,

卓易虽然有些木讷,不懂情趣,可好歹也是个上市公司的ceo,

钱家女儿多,钱佳敏也不算受宠的,就连联姻她都轮不上好的,哪里如和卓易在一起啊?

健身教练也许会玩儿,有情趣,可却不合钱家的家世背景,

钱佳敏不可能选他的。”

沈安安的话,一针见血,将现实剖在6南辛的面前。

其实道理谁都懂,可6南辛还是心中复杂。

“所以她就死抓住卓易不放?还不惜未婚先孕?这件事钱家好像也很生气的。”

冬儿却嗤道,“谁知道这钱佳敏是不是真的怀孕?没准儿是假的呢?

朱心怡是被骗了,别忘了,可是有很多女人为了拴住男人谎称自己怀孕的,

先稳住男人的心,然后再努力怀上孩子,

反正前前后后也差不了多久不说,最后只要孩子是这男人的亲儿子,

即便是男人知道是女人用的计,为了孩子也就忍了!”

沈安安眸色一动,“冬儿的话也不是没道理,钱佳敏我也是见过的,这种事她绝对做得出来!”

6南辛却耸了耸肩,“就算是她做得出来,能怎么样呢?

卓易也不再是原来的卓易了,

我一直以为我看人的眼光还不错,觉得卓易是个有担当的人,

可现实一次次的颠覆,给我一个个响亮的巴掌……

嗝……安安,你知道吗?

我其实对别的事吧没这么死心眼,可能是我把卓易想的太好了……太好……了。”

说着,6南辛的眼睛几乎要阖在一起。

“南辛?”沈安安轻唤了一声。

刚要示意冬儿一起扶她起来,6南辛有突然睁开了眼睛。

大大的眼睛瞪的溜圆,“男人都是骗子……都是骗子……”

“明明当时很帅的嘛,那么有担当,那么撩,怎么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谁说女人会演戏?男人演起来也厉害着呢……你们知道吗?卓易当时真的好帅……虽然我当时没看清他的脸,但是我知道他当时一定是帅炸了的……”

“安美人,我这样被美色迷惑,你会不会鄙视我!”

6南辛说着满不挨着的话,听的沈安安云里雾里。

不过可以说明,她与卓易只见的确有故事,也正是因为这故事,才让6南辛迟迟放不下心结。

“不会!”沈安安安慰。

6南辛却忽然嘿嘿坏笑起来,“对嘛对嘛,谁鄙视我,你也不能鄙视我的对不对?

你对宫长官的美色垂涎的都……呜呜——”

“咳咳——”沈安安一惊,上去就捂住了6南辛的嘴巴。

忍不住低声斥责,“你可真没少喝!”

冬儿忽然双手合十作揖,“……嫂子,千万不要灭口啊,我什么都没听到。”

沈安安一脑门黑线。

损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少贫,看看南辛到底喝了多少!”

冬儿摊手,指了指桌上的瓶子,“我喝了大概三杯吧,你呢嫂子?”

“我两杯!”

“我去,那这剩下的……都是这姑奶奶喝的?”

冬儿不禁惊的咋舌,这差不多得有三瓶红酒了。

沈安安也担忧起来,“南辛担不了多少酒,冬儿,你还是把秦医生叫来……哦,对,他好像也跟着阿宸一起去执行任务了,那要不……”

冬儿佯装不悦,“嫂子,瞧不起人是不?我好歹也是学医的好么?”

沈安安一拍脑门,“对啊,我一着急倒是忘了,那你快想想办法,估计一会酒劲上来,该难受了。”

冬儿也认同,“嗯,酒不能让她再喝了,我去煮个醒酒汤。”

说完转去了厨房,沈安安则坐到6南辛的身边。

“乖,把酒给我!”

“为什么?这还有半瓶呢!”

“你不能再喝了!”沈安安边说边抢。

6南辛当然不让,死死的抱着酒瓶不撒手。

你争我夺了几下,沈安安一指门口,“咦?那是谁来了?”

“……啊,谁啊?”6南辛转头一看,怀里的酒瓶便被沈安安顺利抽走。

6南辛气的大叫,“安安,你不爱我了!”

沈安安被逗笑,急忙哄道,“就是因为太爱你,才不能让你多喝了!”

“我没喝多,真的!”

“一般喝多了的人,都说自己没喝多!”沈安安一语道出真谛。

6南辛不高兴的撇嘴,“本以为宫长官不在,我可以痛快喝酒,没想到还有你这个管家婆……钟叔呢?钟叔最好,他一定会给我拿酒的……”

“别惦记了,我让钟叔回去休息了,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沈安安忍不住点了点她的脑袋,“一会儿喝了醒酒汤,赶快回房间睡觉,明天就都好了!”

6南辛安静了几秒。

突然哇的一声,放声大哭。

沈安安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大姐,咱能不这么神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