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肏女人屁股眼

“哦!”林枫看似很随意的应了一声。

“他为了救我自爆了,临死前,他让我好好照顾你。这个世界上,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林羽琼缓缓的说道。

林枫的眼睛有些湿润,但依旧没有说话。

“或许你觉得三叔作为你的父亲,并不称职。可是父母把我们生下来,就已经是最大的恩情了,他们也有他们的无奈!他也想每天跟你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可现实不允许他这么做。如果没有他,就没有你。生下你之后,若将你带在身边,极难保证你的安,他不希望你走他的老路……”

“好了,你别说了!”林羽琼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枫双眼通红的说道。

“我想自己静一会儿!”林枫开口道。

林羽龙和林羽宵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林羽琼的话中,也大致听明白了。

见到林枫如此,林羽龙与林羽宵搀扶林羽琼离开。

在徐伊琦为林羽琼安排的住处,林羽琼坐在床上,林羽龙和林羽宵坐在旁边的凳子上。

听林羽琼讲完林骇的事情,林羽龙开口道“连我都不知道父亲竟然是亲兄弟四人,我以为他只有叔伯兄弟。”

林羽琼笑了笑说道“恐怕父亲还有很多事情,我们都不知道。”

“也不知道二叔和四叔在哪里,改成什么名字了!”林羽宵在一旁说道。

在树上悠闲自在的白裙红唇美女

“或许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林羽琼若有所思的说道“也说不定我们什么时候就会碰上他们。”

“好了,不说这些,老四,你身体孱弱,多休息休息。”林羽龙关切的说道。

林羽琼则是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枚玉简,说道“老五,这是我偶尔间获得的一门功法,叫做百凝防术,对你或许有用。”

林羽宵接过玉简,用灵力仔细看了一番,如获至宝“多谢四哥了!那你早点休息!”

林羽琼点了点头“我还有点事情,想单独跟大哥说一下。”

“好!”林羽宵没有任何迟疑的转身离开。

“以大哥的资质,若是有足够的资源,恐怕早就到金丹期了吧?大哥为何不寻找一门派,这样境界提升会快很多。”林羽宵离开后,林羽琼向林羽龙问道。

林羽龙笑了笑“既然父亲让我镇守于此,做儿子的,哪有不听从父亲命令的。”

顿了顿,林羽龙继续说道“你是还有别话要跟我说吧?”

“大哥为了这个家,牺牲了太多了!”林羽琼的右手往腰间一掏,拿出一个储物戒这里面有足够的灵石,以及我云天门所有功法的拓印玉简。还请大哥收下。”

林羽龙接过储物戒,灵力探入,里面灵石和玉简数量之多,他生平未见,而且灵石基本都是上品和极品灵石,中品的都非常少,散发出极为浓郁的灵气。他的脸上露出极为震惊的神色。

“云天门以灵石多而著称于九州,现在所有的灵石都被我带出来了。我这里还有很多,大哥不必担心。这些灵石,大哥可与徐姑娘、羽宵他们一起用。”林羽琼笑道。

林羽龙也不是婆妈之人,他也知道林羽琼不可能把所有灵石都给他。没有人不想提升修为,林羽龙也一样,若不是资源的限制,他的修为何至于只有筑基期。

林羽龙双手一抱拳说道“兄弟之间,感谢的话就不说了,我为伊琦向你道个歉。”

林羽琼笑了笑“我不是小气之人,徐姑娘如此,说明她是真心在乎大哥。我又怎么会怪她,我感到开心还来不及呢。”

兄弟二人又谈了一会儿,林羽龙便起身告辞。

三天后,徐伊琦准备好了一切。三辆拉货的马车、数匹单独的马,还有一个很大的乘人马车。每辆马车都有三匹马。每一批马都是上好的火龙驹。

徐伊琦一脸歉意的走到林羽琼身旁“四少爷,实在不好意思,我为前几天的事情道歉。”

林羽琼笑了笑“徐姑娘的话有些见外了,大哥这边,徐姑娘多费心了!”

徐伊琦点了点头,站在林羽龙的旁边。林羽宵与林枫也在一旁,林枫看起来极为憔悴,不过神情还算好,目光也较为坚定。

看到林枫如此,林羽琼的心也放了下来。

众人依依惜别,在林羽龙等人的目光中,林羽琼在慕儿与娜儿的搀扶下,上了马车。马车很大,三个人坐下绰绰有余。

马队离了车,在官道上开始狂奔。在万妖谷时,林羽琼就让众人修炼了隐匿术。此时这个商队看起来,只有几个炼气期的修士和一堆武者。

一路上倒是较为平静,毕竟官道上,像这样的商队不算少数。都是匆匆从对方身旁经过,一脸的警惕,毕竟这些商队身上带的货物都不少,官道上并不是绝对安。

数个月之后,商队便已经进入了西戎十六国,众人松了一口气。以众人的实力,只要不惹到太一宗,基本上无碍。

林羽琼此时的身体虽然没有完恢复,但已经可以自由行动,即使面对金丹修士,林羽琼也不惧。

“我们现在去哪里?”赵忱宣问道。

西戎有十六个国家,总归是要选择一个落脚。

林羽琼拿出羊皮地图,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有一个极小的地方,上面写着一个隋字。

“这里!”林羽琼手指着隋字说道。

“这里会不会太小啊?”穆婉清问道。

“这里实力最弱,我们掌控起来最容易,而且这里离魔界最近。我想过了,我们若这样加入魔界,确实像忱宣所说,不会引起重视。但若我们能在修真界立足脚,成为魔界在修真界的一根钉子,那就不一样了。这样我们也没有跟仙界撕破脸皮,将来一旦魔界出了事情,我们也可以置身之外。”林羽琼分析道。

“好!”见林羽琼这么说,再加上林羽琼对西戎十六国最为了解,众人也不再犹豫,纷纷点头同意。

众人依然是按照商队的模样,往隋国方向进发。一路上也碰到了一些不开眼的山贼、修士拦路,但随便一个人出去,就极为轻松的解决。

众人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隋国。隋国只有一座城市、一个门派,这个门派就是寂灭宗。林羽琼离开魔界之后,第一个到的地方就是寂灭宗。里面有2个胡子花白的筑基修士,叫高达与高珉,另外还有几十个炼气期修士。

寂灭宗的山门前,高珉与高达带领门派所有的修士,极为惊恐的看着众人。此时,马匹已经被林羽琼收进驱兽圈里,马车里的东西则被其他人收进储物袋里。所有人都将真正的实力展示出来。

“众位前辈,不知来我寂灭宗有何贵干?但有吩咐,我寂灭宗上下一定竭尽力。”高珉战战兢兢的说道。

“怎么,你不认识我了吗?”林羽琼在白云纯的肩膀上,高高的问道。

高珉与高达抬起头来,看了林羽琼一会儿,失声道“是你?你这么快就到金丹期了?”

他们的内心泛起一阵的苦涩,刚见林羽琼时,不过是跟他们差不多的修为,现在却高出许多,如今他们还是在原地踏步。

他们本就对林羽琼等人心存惧怕,没敢看抬头仔细看,再加上几年过去了,他们对林羽琼的印象也有了一些模糊。

“前辈来我寂灭宗,是叙旧,还是路过?”高达问道。之前叫道友,如今林羽琼的修为已经高过他们,只能称呼前辈。对于林羽琼等人的到来,他一直有隐隐的担心。

“我们想住一段时间,我们会给你们充足的灵石。但若是你们敢泄露我们的行踪,我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林羽琼的话中充满了杀机。

“这个前辈尽管放心,我们寂灭宗偏僻,平常几乎没有修士来往。只是不知道诸位前辈准备住多久?”高珉问道,他比高达更识时务一些。

这些人若是想抢夺寂灭宗,他们根本就保不住。

“可能三五年,也许三五十年!”林羽琼淡淡的说道。

“不知道诸位住进来这段时间,这寂灭宗一切的事务……”高珉有些担忧的问道,他最担心的就是失去实权,这样寂灭宗跟被灭了,就差不多。

“一切的事务照旧,我们只在此修炼。每天会给到你们炼气期修士一块下品灵石、筑基期一块中品灵石。”

寂灭宗一共就几十人,就算供上百年,对林羽琼来说,也是九牛一毛。

“多谢前辈!”高达与高珉心中大喜,他们一年都未必能够弄倒一块中品灵石,现在每天都有一块,若不是灵石的限制,以他们的资质,或许现在已经到了金丹期。

不仅他们两人大喜,其他的修士心中也是狂喜不已,很多人到现在都不知道灵石长什么样子。

现在高达与高珉觉得,就算是林羽琼等人要寂灭宗,他们也可以拱手奉上。什么祖宗留下来的基业,在利益面前,没那么重要。

“为我们准备修炼的地方,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许打扰我们!”林羽琼吩咐道。

“是!”高达与高珉立刻应道。

修士造起房子,比凡人快上许多。一天的时间,十几间房子便被造好,这些房子在主峰之上,与之前的那两层的房子在一起。这块区域被林羽琼化为禁地,没有他的命令,原寂灭宗的人,谁也不许上来。对此,寂灭宗的人没有任何怨言。

二层小楼内,十几个人围坐在一起。

“我们算是暂时安顿下来了,但这里并非我们久留之地。大家还是要尽快提升修为,时机到了,我们就要离开这里。”林羽琼说道。

对于林羽琼的话,众人没有什么异议。林羽琼已经成了他们的主心骨。

“除了提升修为,你有什么打算吗?”穆婉清问道。

“我要去一趟魔界,我们现在只能去依靠魔界!”林羽琼说道。

“魔界?那里会不会很危险?”慕儿有些担心。

“不会,我有魔帝的玉牌,魔界中应该无人刚伤我。魔帝若是想对我不利,十几年前就没必要救我。”林羽琼神色坦然。

“要不要我陪你去?”尉迟振麟问道,林羽琼的身体并没有完恢复,他不是很放心。

“不必了,魔界你进不去。要想进魔界,就必须先经过仙魔谷,谷中有大量的禁制,没有玉牌的话,根本无法通过。”林羽琼说道。

“禁制?什么禁制?”听到禁制,李景行有些兴奋。

“应该是仙界布下的,防止魔界中人出来的禁制。那禁制很强,你不要过去。”林羽琼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李景行。

“你放心好了,仙人布的禁制,我还没傻到会过去。”李景行拍着胸脯说道。

“门派的试练塔在我这里,你拿出研究吧。不过据说当初我们根本就没有通过九层,一直在一层里,是禁制造成了所有人的误解。”林羽琼递给李景行一个储物戒。

李景行拿过储物戒,灵力探入,满脸的兴奋“太好了,我当初就怀疑我们没有通过试练塔的九层,果然如此。”

“如果魔帝能够给你一块自由进出魔界的玉牌的话,那他也可以给很多人。也就是说那仙魔谷的禁制,其实就是虚设。为何仙界还要在那里设下禁制?”李嫣蝶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林羽琼看了看众人道“不过据魔帝说,这仙界有五大仙帝,若是单打独斗,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这个消息,让众人震惊不了。所有人都以为,仙帝只有一个,更没有想到魔帝会这么强。

“你的身体还没恢复,要不要过段时间再去?”李嫣蝶说道。

林羽琼摇了摇头“多拖一天,就一天的危险。谁知道仙界会什么时候对我们不利。仙魔谷就在对面,不会有什么事情。更何况碧云、彩蝶一族、白云纯我都会带去,若有情况,我会将他们唤出。我在魔界不会逗留,办完事情就会回来,不必担心。”

见林羽琼如此坚持,众人也不再多说什么。

林羽琼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往魔界的路。众人知道,这条路,是林羽琼在为大家而走。

仙魔谷,还是原先那样。之前林羽琼没有采的草药,都长大了不少。林羽琼没有任何的逗留,对这些草药视而不见。

用玉牌打开了通往魔界的通道,在林羽琼迈进魔界的时刻,他感觉到储物戒里的青霜剑,又开始震动了。

震动的感觉,林羽琼很熟悉,是前段时间他刚见到林羽龙和林羽宵时的感觉。

见到了亲人的激动!